长城企业微站关于我们 |  关注共享平台 |  返回首页 新长城·长城共享官网·万家精华文化传媒 注册  | 登陆  |  咨询热线:010-5950 6884
首页 >> 艺术人生 >> 详细

山林之恋

2015-11-16 11:30:39 作者:郭公达

     “千岩竞秀,万壑争流,草木蒙笼,若云蝉霞蔚”。到晋朝,人们已在以感情移入的方式使山水这个第一自然成为在人们意识中情景交融、物我统一的第二自然了。於是,在晋朝就开始出现了把这意识中的第二自然“迹化”於一个载体的山水昼。中国的第一篇山水美学论文、南北朝的宗炳所写的《画山水序》指出:山水画是给人们“披图幽对”以“畅神”的东西。很显然,从南北朝开始,人们已在以山水昼代替员山员水,作为栖息精神的家园与翱翔精神的天地了。

 

  今天,画家郭公达也以“挥纡毫之笔则万颗由心,展方寸之能而千里在掌”的本领,创作出一幅又一幅的山水昼,使人们的精神得以在他所创造的全新的家园与天地里栖息与遨游。

 

  五十年代就在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进行了几年系统学习,打下了扎实的基础,毕业後又从事山水昼的教学工作三十年,在师法古人与师法自然两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并整天笔不离手的郭公达,有很高的造型能力,他总是“从厚度想象形体”以追求浑厚的韵律。他的富于质感的笔墨,以探索象外的神韵。

 

  经常寻幽掬捞,足迹遍於名山胜水的郭公达,又非常善於表现或北国或南疆极不相同的山水的特定精神、特定氛围。人们在他的作品里,既能看到北国山水的雄浑壮阔,又能看到江南溪谷的秀逸清幽。

 

  艺黼I作与艺术欣赏,都是既有酒神精神的分享者型,又有曰神精神的旁观者型,而郭公达似乎是集纳了曰神精神与酒神精神于一身。他既冷静客观地描写景物,又能热情洋溢地把自己的思想感情融入他所描绘的景物。因此,他的山水昼,常能既唤起欣赏者的日神精神,冷静的观照与思考;又能唤起欣赏者的酒神精神,悠然神驰心往,灵魂化入画中而不自觉。

 

  郭公达是大江以北的安徽省萧县人,北方质朴无华的气质注定了他的作品的基本风格有如燕赵壮土。但是,由于他那么热爱江南,饱受了江南山水的薰陶。因此,他的许多作品的风格又有如吴越骚人。

 

  人们从郭公达的作品中不难看出,他的一个突出的特点是技巧极其娴熟,他总是那么显得不假思索,信手挥毫,而又头头是道。他相当深厚的美学素养,又使他能非常自然地注意画面的整体和谐美,除了构图、用墨、用色都是那么严谨舆精到外,题字用印的部位以及字体印式也都总是恰到好处,使得他的画面总是完整的艺术品。

 

  郭公达教授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安徽省分会副主席,他的作品多年来,经常在国内外展出、出版、发表,被许多美术馆、博物馆收藏,并多次获奖,他已是国内一个车有声誉的山水画家。但是,他依然粗衣淡食,成天忙於教学;宝书、创作以及拔山涉水师法自然。他生于1931年,还不满六十岁,想想六十以前的黄宾虹,我们完全可以顶朗,永远迈着坚实步伐前进的郭公达,在二、三十年後,将会向人们献出一个十一世纪的新的黄宾虹。

 

  读郭公达先生的山水画,我的心是宁静与愉悦的。当我愈是向晦暝幽深的纵深处探寻时,便愈清醒地感觉

到这正是一种永远的“山林之恋”。

  

  山林之恋,是中国绘画一个恒久不衰的命题。这个题目令古今艺术家心醉,并提供了施展才情、性灵与能力的领地,造就了许多杰出的艺术家。山林之恋是中国文化中传统感情的超时空萦绕,是中国知识分子心中永远解不开的回归自然“情结”与永恒的“乡愁”,如同生命中的血脉,绵延不绝。

 

  郭公达先生的山水画便是用精炼、简洁的意象传达复杂难言的“山林之恋”情感的。显然,他为之追寻的是这种永恒的情感与美感。画家笔下的山水画所造出的山林之恋有着对人生重构、对生命家园重构的立意。

 

  在自然面前,在山林面前,画家体验了生命的苍凉,也传达着精神的愉悦。他的山水画很能说明这一点——水墨淋漓、气运生动、墨中见笔、笔笔生机、苍润深厚、疏密得体、简约有神。特别是他承继着黄宾虹的笔墨精神,使之有洒脱灵动中又多了些浑然苍劲……这一切绝非偶然,画家从此中确认了生命与艺术神秘的原初联系。应该说,画家在笔墨幽幽中,倾听了生命、自然交融与延续的旋律。这是一种缅怀,一种对自然原始性的缅怀,它穿越了时空的隧道,增添了作品的古远与苍茫之感,这正是郭公达作品耐人寻味之处。

 

  画家亲近自然,醉心的正是山林之恋所表达的生命景观,因为他往往把对山林的艺术表现与生命景观和谐地对应起来。因此,他的山水画又是心灵的风景区,笔下的山川河流也极具魅力,并表现为一种对山野之气的关注,这种关注便是那种欲求不得的诗意。

 

  郭公达的山水画功力深厚,所作山水章法、笔墨明显地流露出对石涛、黄宾虹诸大师的追慕。他的作品既得黄宾虹深厚苍郁之意蕴,又自具轻灵俊逸之特色:近处墨彩浑厚,远山轻装淡抹,羁意水墨山水,笔墨融合自然,整体浑然统一,江南文人的秀雅清逸和北方燕赵的雄浑苍劲在作品中合二为一,形成了一种气息与韵律弥漫在画面中。郭公达把“新安画派”的笔墨技法、黄宾虹的笔墨特点与自己对自然的感悟熔铸在自己的作品之中,做到了远观其势磅礴、近观其质精微。靦;BR郭公达的山水画在继承与发展中,形成了自己的美学特点。他的作品显示了一种笔墨之美、智慧之美与性灵之美,其中点、线、墨色及整体形态表现出一种对精致文化传统的留恋与回眸。当然,郭公达并不是一个怀旧主义者,而是对一种纯粹文化精神的向往。

 

  读郭公达的山水作品,笔情墨韵中都给人以审美的震荡。特别是他的“山林之恋”所表达的山水精神,是一种文化神韵,是文化的倒影,是多情的吟咏……

 

  可以说,画家以“山林之恋”来传递亘古不变的文化精神,以笔墨的传承方式表明在解读传统中确立当代艺术的精神内涵;在与传统精魂的对话中,给“山林之恋”一个深厚宽广的文化背景,以自我生命体验,接续中国艺术的血脉以“山林之恋”贯穿于作品始终,以水墨山水境界去表达永恒的苍茫,表达一种悠悠时空的深邃绵邈,郭公达以自己的“语言”方式和文本结构,让人们破除层层审美臂障,让人一层层地渐进自然真谛。